开云(中国)Kaiyun·官方网站

行业新闻

“kaiyun”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

2024-01-20 12:52:05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本文摘要: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

  凤凰古城:不负每一次遇见

“kaiyun”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图1)

  凤凰古城,每一次相遇都是美的。

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

  凤凰古城:不负每一次遇见

“kaiyun”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图1)

  凤凰古城,每一次相遇都是美的。张寒烟 摄

“kaiyun”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图3)

  竹山花涧民宿·疫情过后,凤凰旅投集团的度假休闲旅游产业一炮打响,在规范防控管理下,用“安心住、安心游、安心吃”给游客提供安全健康快乐的信心,一开门入住率即恢复到疫情前的三分之一。张顺心 摄

  本报记者 欧阳仕君 龙俊玉 通讯员 黄玉芳

  “中国最美小城”第一次用来称谓凤凰古城时,这座古城大概就是当下的模样。

  跳岩上鲜少熙熙攘攘的人群,沱江岸没有灯红酒绿的热闹。

古巷里,掌柜们悠然地坐着。石板路上,行人的脚步也不那么匆忙。

  这是云开“疫”散之后,湘西旅游重拾信心的时刻,也是许多钟情凤凰古城的人,特别珍惜的时刻。

  古城原住民莫朝晖在微信朋友圈说:“我年少时的记忆又回来了!宁静、朴素!”

  凤凰人杨智和唐杰选择在这个时期拍婚纱照。

尽管婚期定在明年,但能在古城里如此自由地取景,他们不想错过。

  8月19日晚,来自湖北武汉的小伙蔡鑫龙和朋友自驾来到凤凰。去年武汉经历严重疫情,所以他对疫情格外敏感,也更能以平常心对待疫情。

在出发之前,他查了凤凰的疫情防控信息,他觉得在凤凰旅游很放心,玩过古城之后,他还想去苗寨玩一玩。

  湖北襄阳人李加海在8月20日这天第一次走进凤凰古城,他在凤凰高铁站工作一年多,以前工作忙,没有时间来,最近工作告一段落,他特意过来住民宿、看沱江,他说:“既然来了凤凰,就不想留下遗憾”。

  四川小伙张宏皓带着一家人从广东回四川老家,特意在凤凰古城停留了一天。

他们说,虽然这里的游客还比较少,但是夜景特别漂亮。

  ……

  人来人往,沱江不语,一如继往地静静流淌着。

厚重、沧桑的古城门,始终温柔地守望着跳岩和游人。千百年来,凤凰古城就这样跨越酷暑寒冬,走向春华秋实。

  边城:等涅槃重生再相逢

“kaiyun”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图4)

  待涅槃归来,再相逢。欧阳仕君 摄

  本报记者 田 华 龙俊玉

  “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边城》里的茶峒一直在等,白塔之下,翠翠等那个在月下唱歌的人。边城也在等,等风停“疫”散后,等涅槃重生后,再相逢。

  8月18日午后,阳光与雨幕交织,从花垣县边城镇边城大道进入河街,在一片朦胧中,边城与小说《边城》中的茶峒重合。

  小镇凭山依水而筑,豆绿色的清水江畔,长蛇般蜿蜒的河街上商铺林立,风景开阔流畅。零星几个杂货店开着门,不见游客,也不见商贩,那份落寞和孤独,就如同热闹散去,翠翠独自在码头等爷爷的那个傍晚,同样的清冷与静谧,又有着同样的坚持。我不禁有些怀念翠翠的世界,白日的江面上百舸争流,河街上人头攒动;夜幕降临,有猜拳行酒的吵闹声,有翠翠和二佬的遇见。

那是何等美好的场景。

  阵雨后,阳光重新独占边城,河街上的满宇一家也等来了几天里的第一单生意:十个盒饭,送到花垣县第三中学。满宇和他的家人一起在河街经营观河楼。

观河楼是一栋三层的小楼,一楼是餐馆,主营酸汤角角鱼,二楼三楼是自住和客房。

  “现在生意差,但是疫情结束,景区改造完成,一定会好起来的。

”满宇三十来岁,黝黑、憨厚,有着山里人常见的豁达,很容易就与人熟络起来。

  今年6月以来,边城镇开始提质改造工作,老街区也进行管线入地等改造。自7月底疫情防控以来,改造工作进度有所放慢,但从未停止。

预计明年年初,老街将以全新的面貌亮相;2023年,全部的改造工作将完成。

  那时,身处热闹街市,是否想起当下的清幽与宁静。

  墨戎苗寨: 风雨过后,更艳更美

“kaiyun”风停“疫”后 看更美湘西(图5)

  本报记者 彭 宁 摄影报道

  呆在墨戎苗寨的两个小时里,下了两场雨。

  8月18日正午,古丈县默戎镇墨戎苗寨,云聚了又散,雨落下又停,苗寨依然安静。

  也许因为安静,云都跑来这里;也许因为风雨,给苗寨加了层高清滤镜,更显风景艳丽。

  各地景区在陆续恢复开放,这里仍坚守寂静。虽已从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但距离开放迎客,墨戎苗寨仍有一段路要走。

  等待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矮寨奇观: 孤寂的天空需要众人阅读

  本报记者 刘琪洲

  传闻,南怀瑾年轻的时候,曾入深山问道。

山里的大和尚传了他一个养身的妙法——“你这辈子大可去看看诸多的风景。但要记住,看风景时不可看得入神,入了神便会失了心魄,对自身无益,对那风景也无益。”

  过去,我的理解有些偏颇,还真以为这世上有摄人魂魄之景,于是花花草草都不敢亲近。

随着年纪渐长,才逐渐明白其中的真义。世上确实存在一些景象,它们过于豪迈震撼,因此你不能独自前往欣赏,若是独去,便会被那份“豪迈”淹没,悲乎自身的渺小。当然,还有些景象过于深沉浓郁,你也不能独自去。

触景生情,凡人之躯难免不深陷其中胡思乱想,想多了便白白耗费了心神。

  比如,湘西的矮寨,就是这样一个既豪迈震撼又深沉浓郁的地方。

  疫情缓解,吉首的景区刚刚开放,矮寨的天空,险得不见一只飞鸟。但大桥依就那般横亘在峡谷之上,风雨之后,她的身姿更为挺拔。

  9年时空变幻,矮寨大桥这座创造太多奇迹的钢铁巨龙早已与两岸的悬崖峭壁,与山间缥缈的云雾,与湘西亿万年的原始生态,与“矮寨不矮 时代标高”的精神融为一体。只有来到这里,你才会有信心,有信心告诉自己——人类为了生存繁荣夺天地造化的磅礴伟力是能够媲美大自然自身的鬼斧神工!

  初秋雨后,步行于悬崖栈道之上,山间的风吹过,有些刺骨,也已不再是夏日里沁透心脾的凉爽。突然明白,三五成群,结伴而游才是打开这悬崖栈道的正确方式。

脚下的深渊,触目惊心,细思极恐,没有同伴们的嬉闹玩笑,如何化惊为喜;眼前的群山,千奇百怪,相映成趣,不寻一知己,更无法体会这别样的浪漫。

  无人的时候,最独特的还属那德夯的天问台。数月之前到这里时,其上还是对对情侣在拍照留念。

如今,面对这孤独的石阶,又怎敢一人拾阶而上?头顶苍天,脚踩高台,真要独自体验屈子《天问》里的孤寂吗?算了吧,把脚步放下。

  孤寂的天空需要众人阅读,盛世的美景不便独自欣赏。没有游客的矮寨是孤独的,风停“疫”后,让我们再欢聚一堂。

  十八洞村: 打一场漂亮安全的“翻身仗”

  本报记者 田 浩

  8月19日,闭园20天后的花垣县十八洞景区重新恢复开放。

  一米线、查双码、测体温,全程佩戴口罩,一系列防疫常规操作后,得以入园。

  8月原是十八洞村的旅游旺景。如今走进,寨子里少了熙熙攘攘的游客,添了几分宁静,听不到以往讲解员手中小喇叭不绝于耳的声音,但却意外感受到林中画眉鸟此起彼伏的歌唱。

  在室内展览馆部分,景区工作人员还在专门提醒,不聚集,不扎堆,有序参观。景区规定了疫情期间日最大接待量为4000人,瞬时最大接待量为800人,并且暂不接待有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的游客。

  “大姐”石拔专早早坐在屋檐下,打开家门等待着游客。十八洞主题邮局工作人员小麻正在对邮局进行清扫、消毒。她说:“虽然景区今天恢复游览,但是邮局要等做完消杀工作后,到明天才会正式开放。”

  民宿老板娘龙拔二趁着好天气在阁楼上晾晒被单,她说:“消杀工作已经完成,所有工作都在积极准备着,这样游客来后才能及时为他们快速安全安排入住。

”另一边,农家乐老板施兰珍在清洗苗家腊肉,她说,“心里依然信心满满,希望能够抓住8月最后几天,将服务做得更好也更安全。”

  “疫情之后,游客对公众卫生、防疫、心理等方面的要求都明显提高,我们要以此为契机,提升相应的服务能力,满足游客更高的需求。”十八洞景区营销总监李湘锋说,“如何在接下来的时间打一个漂亮的安全的‘翻身仗’,是我们当前最要紧的工作。

  “接下来,我们一边会落实相关防疫措施,一边继续加强与旅行社沟通,并侧重向州内游、研学旅游方向发力。”李湘峰说,“同时争取策划一些引客活动,希望以此拉动游客出行需求,从而带动村民增收就业,实现景区复苏。”

  风雨过后的苗寨,会更艳更美。

  


本文关键词:kaiyun,Kaiyun网站,kaiyun官方网站

本文来源:kaiyun-www.txhulan.com

搜索